| 設為主頁 | 保存桌面 | 手機版 | 二維碼
普通會員

上海卡努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尿微量白蛋白,IGg ELISA試劑盒,IGm Elisa試劑盒白介素,魚類試...

網站公告
上海卡努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發 銷售 的有限責任公司,是一家經國家相關部門批準注冊和技術服務于一體的高科技企業, 致力于向國內生命科學研究人員提供一流的產品和服務。歡迎來電訂購!021-60526062
站內搜索
 
新聞分類
  • 暫無分類
友情鏈接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熊丙奇:“論文崇拜”撐不起世界科技強國
新聞中心
熊丙奇:“論文崇拜”撐不起世界科技強國
發布時間:2013-01-23        瀏覽次數:7038        返回列表

自然出版集團最新發布的亞太地區科研機構“自然出版指數”顯示,從過去12個月在《自然》系列期刊發文數量看,中國科學院首次位居亞太地區第一名。
 
而差不多同時,我國2012年度國家科學技術獎勵頒發,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再次空缺,這是該獎項十三年來的第9次空缺。
 
一邊是國家頂尖學術期刊的發文數量飆升,另一邊是具有重大原創價值的研究成果寥寥。這對我國科技界的“論文情結”和近年來一直采用的“論文獎勵”方式提出警醒:只關注論文發表,而不關注學術研究本身,不可能出現一流的研究成果。我國現在已經是科技論文世界第二的“論文大國”,也開始邁向頂尖期刊發文多的“論文強國”,但這能代表真實的研究水平嗎?
 
毫無疑問,《自然》和《科學》是世界頂尖的學術期刊,只有具有一定學術價值的文章、研究成果才能在其上發表,但是這卻不能作為評價一個學者學術能力的全部。這會將學術共同體的評價,變異為簡單地按學術期刊發表論文(數量和期刊檔次)進行評價,也引導學者在發表論文上花工夫,而非潛心開展有價值的學術研究。具體而言,在國外學術界,評價一名學者的學術成果,通常評價者會閱讀論文本身,評價學者的學術貢獻,不會在乎其論文的多少,而會關注其研究的原創價值;可在我國,通常不會閱讀論文本身,而只是看論文發表在哪個刊物上。
 
有研究者對過去20年的諾貝爾化學獎獲獎者的論文進行研究發現,41位諾貝爾化學獎得主的77篇與獲獎成果有關的論文中,只有9篇登上《自然》和《科學》,僅占論文總數的11.69%;還有一位諾獎獲得者的論文,只是在一次規模很小的會議上“發表”。按照我國的評價標準,這位諾獎獲得者連年度考核也過不了。
 
對學者提出論文數量和期刊檔次的要求,使我國學者在過去10多年時間中,在發表論文方面表現極為突出,2002年至2012年(截至2012年11月1日)我國科技人員共發表國際論文102.26萬篇,排在世界第2位,成為了世界論文大國。在社會呼吁高校和科研機構要重視質量的情況下,高校和科研機構對學者的要求從過去發表SCI、EI論文,進一步要求期刊的影響因子,并對《科學》《自然》發文做出重點獎勵,獎勵的額度從1萬元到5萬元不等(不包括科研經費),去年暨南大學宣布,研究生在《自然》上發表論文,獎勵20萬元。
 
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在我國科技界,流傳著一種說法,“沒有弄不上去的指標”。各種考核、獎勵措施之下,大家把心思都用到弄論文上,比如,提高論文引用率,方法很簡單,發動同事們互引,并采取“社交手段”希望國際友人幫忙引;提高單位的論文發表量,可以搞兼職和柔性引進,所謂引進海外學者,在不少機構變為只是要求其在論文上署上本單位的名字,“成果搬磚頭”、“一雞幾吃”。就這樣,論文數量上去了,也許在不久之后,論文發表的期刊檔次也會上升,中國變為“論文強國”指日可待,但科研的真實質量卻令人憂慮,學術風氣也會出現嚴重問題。
 
有意思的是,2010年年初,就是《自然》雜志,在其網站刊登評論文章《發表還是滅亡》(Publish or perish in China),對中國的科研造假現象進行了評述,稱中國科研人員需要在高影響力期刊上發表論文的壓力可能促進了不端行為的產生。文章稱,在調查涉及的中國6家頂級研究機構的6000多名科研人員中,大約三分之一承認有過剽竊、造假行為。
 
其實,簡單要求論文發表的期刊和數量,以此作為對學者的考核依據,是嚴重的學術行政化和功利化,背離了基本的學術常識。這只會增加學術的浮躁,不利于學者做真正的學術研究。建設世界科技強國,有必要打破我國學術界的“論文崇拜”,引導學者潛心做有價值的學術研究;應該推進學術管理、評價去行政化,建立學術同行評價體系。不然,我國大筆的科研經費只會被折騰到發表大量并無多大價值的論文中,無法提高我國學術研究水平。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河北20选5走势图30期